real-lfy

刘顺儿妞:

「凛冬有雪,暖春有花」。
昨天紫禁城一场雪,白雪如庭树飞花般。

这一年,我有心收集故宫中我最喜欢的几棵树它们的春夏秋冬,四时变幻。
从冬天的素裹银妆,到春天一树树的花开。

这样的冬与春,我做成了一个阶段性的小合集,
冬天的雪落在了树上,就会变成春天的花

春天日记:

我觉得,一个创作者,应该不羞于展现自己的深奥与浅薄,尤其是后者。因为某种意义上,展现自身的浅薄是一种创造的必然,毕竟人总会成长,此刻的你之于下一刻的你来说注定是浅薄的。如果顾虑太多,害怕此刻的展现会成为「黑历史」而畏惧展现,恐怕就绝了自己成为一个出色创造者的路。




摘纪录:



当你停止创造,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,你所拥有的只剩下你的品味。而品味会挟裹你,让你排斥他人、变得狭隘。
所以,创造。


《无恙》62.落闩(下)



看完好感动,有一种阳光在慢慢剥开云雾的感觉,即使当时可能还不自知,许久后也会感激当时懵懂的自己跨了那么一步。


Ireneeoh:



接到电话的时候,朴姈甚至以为,自己是听错了。她捏着听筒,那头皖南的雨声,大得好像可以遮掩一切。她是不是真的,判断错了这世界上,所有人都可以豁出去的感情。




听完罗远穆报的电话,老爷子正坐在花廊子里喝茶,他脚底下,全是剪下来的枝柯花朵,因为刚离不久,仍是丰美的模样,层叠涌起


“我还以为。”


老爷子喝完茶,那一瞬的表情,连跟他多年的罗远穆,也看不懂了,好像是在缅怀,又好像如同期许:“云楼之行,果然是不该啊。”


罗远穆一瞬心慧,他明白了,却无法开口。




半天老爷子才起身,又去看花廊里一片开得繁茂、但品种错杂的花园子:那是往时往日,吴世勋闹着玩,跟在罗远穆屁股后头,戴个小帽子拎个小铲子,一点儿一点儿栽的。




那年老风霜的手,倏地拎了长刃剪跟花铲。


罗远穆直直:“首长——”


朴老爷子仿佛未闻:“你喜欢那孩子,是吧?”他长刃剪已经去剪开得很好的一株芍药了,咔嚓一身,便断了。“到底还是太小了,随随一套,就套出个沾吴”




“远穆,你说,我们伴君行,该如何?”


他手起手落,又一片褒美的花原,全部落下来。


“我拿这法子去折毫无办法的朴灿烈,你不见心疼?我要为朴家折异尾,你倒心疼起来了?”


“我不过想套一套他是不是还有吴家膝。”


话落,他把八年前,吴世勋初来朴宅,栽的那株深红星,剪了根。


 


空敞的万里、万里晴空。


一丝云也不能有。




 


-




傍晚的时候,皖南的暴雨终于停了,暮色也懒懒探了头。


二楼,客室。




“朴灿烈,我俩还他妈能不能是兄弟了?”


烈哥哥把手机听筒拿得八丈远:“你有正事儿没有?”


那头边伯贤“嘿”了一大声:“你这狗东西,老子生日,你特麽光打钱,没祝福,还不认真点儿喊爸爸我错了?”


烈美人仍然很嫌弃,手机拿得更远了:“操,你那边儿也忒吵了?我祝你今晚金//枪不倒行不行,可以吧?这祝福得够实在吧?我挂了”


鹿美人在那头笑得很大声,嚷嚷了一句:“我觉得也挺实在”


他收线收得俐落,边伯贤那个操你妈刚发出第一声儿就被掐断了。


朴灿烈把手机扔了边儿去,从房间里出来,迎头就碰上从背后敞厅出来的小姑娘、还有面善的家庭医生、文老:




小姑娘的托盘里,摆着一看就知道只补身不好喝的珍膳汤,一口未动。




“谁说也不喝,淋了雨,开了药,就是不吃这个。”文稳没辙,盛家一走,两个小少爷反而不知道怎的,忽然尴尬了起来,好像心绪不对付了似得,三少爷嘛,一反跋扈性子,在一楼大院帮忙扫水,小的那个天仙,去了二楼敞厅,帮刘老师傅撑伞,搬淋湿了的文物:




文稳往时往日是不知道,他第一眼见吴世勋,不蔽天光的美与貌里,他只当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娇少爷,后来相处,知他接地、善良、真诚,今日,却又有了另一幅面貌。




盛家的出离。三少爷的沉默。雨后的彩虹,好像都是一幅一幅画儿去了。虽然宅里除水,但文老还是安排了丰馥的大食下去,要全宅子,喝茶喝酒、好好庆贺。




医生也没辙,从兜里掏出几颗奶糖:“不吃,拿这个哄,也不行。”


小姑娘也嘟嘴巴:“撒娇也不行。小吴少爷,今儿什麽招数也不吃,不知道怎麽了。”




朴灿烈美眼微弯:


“是吗”


他轻而易举把小姑娘的托盘接来手里,单手插兜想了想:“反正无聊,我们来打个赌?”




他扫一眼面跟前三人,玩心四起,却心下温柔:


“我要是有办法让他喝下去了,你们仨,今天吃饭,跟我们一起吃。”


“再...排练个小品?”




-




吴世勋刚刚跟菀姨视频完,他换了高领黑毛衣,看上去更白了。好像雪花纸抻薄,轻轻一拂。他见朴灿烈走进来,盘腿坐在矮台上动了动,把电脑阖上。


“我不喝。”




周围有几簇散尾葵、还有婉回的鸟叫声。雨走了,云也走了,空气洗的人心舒展,天也慢慢亮起来。光亮宝石般缀缝在天幕。


“我还没说我有什麽条件呢?”朴灿烈挑挑眉,坐去他身边。


吴世勋却像是终于憋不住了:“哥哥,你不...”


他又戛然一顿,到底不敢问他,我去沾吴,你会不开心、甚至是,不喜欢吗




“喝了吧”


烈美人权当看不见他摆不平的遥想,把汤碗摆在他面前,偏头看他。




“不喝。”


吴世勋不开心了,小小的撅了嘴巴,侧面该挂个奶瓶子。




“喝一口亲一口?”


吴世勋长睫一扇,有点心动。但他还是没松嘴。


朴灿烈想罢轻笑,有力的手臂往后撑着,往后靠,去看敞厅上刘老修缮的雕花、刻像:


“一口气喝光,亲十分钟?”


说完,烈少爷还恬不知耻的微抬他内下颌,指了指吴世勋旁边的手机:“计时。不搞虚假买卖?”




吴阿乖心动了,立马跪坐起来,小孩子心性:“成交!”


漂亮男孩上前,细白的手指端碗,倒是很豪爽,瞬时就喝光。巴掌脸却是苦的:这也太难喝了!


他喝完手背一抬,就擦了嘴,看得朴灿烈皱眉想笑,生怕他噎着呛着,喃喃道:“这麽好使?早知道赌钱了。”




吴世勋还在品他这话,正要品出什麽不对味儿来,就被突然凑前的烈哥哥,单手拦了后脑勺过来,他先浅浅在他嘴上啄了一下,然后朴灿烈低头、鼻尖儿到嘴唇下颌,都画出一道令人心动的、英气的线,男人垂睫捞过吴世勋的手机,几下摁开密码:


“哥!”怎麽新换的密码又知道了?


“嗯?”太好猜了 换来换去都是1127 7211




朴灿烈耳骨后的香水味软温得弥漫一点,把吴世勋笼在这个梦罩子里头,周围水汽温温,暮色动人。


烈哥哥低头几下调好了倒计时,还抬手给吴世勋看一眼,英气逼人的一笑:“没骗你?十分钟。”


然后摁下开始扔在旁,立马伸手攥了吴世勋下巴凑上来:


水里有鱼,天上有云,地上花树,风里,风里


谁在吻里,爱里。




虽然有时候,人生的际遇是,走着走着也不平坦、走着走着便起风落雨,但也有走着走着,莽原深处,月色澄明如水。




我捧着 捧着 也敲碎 温柔的心


就慢慢走过来,过桥,也过无数的山霭。




-




晚上,文老、医生,小姑娘当真排了个小品。


看得吴天仙好笑,也愣头愣脑。




-




睡觉前,朴灿烈问他,懒懒发声儿,拨他头发:“下午菀姨跟你视频,说什麽了?”


吴世勋抓住他摸自己头发的手,发出声儿来得、可爱娇态的亲亲了一大口:“菀姨说,让我们不要一起睡觉。”




烈少爷失笑:“那你出去吧。”


天仙儿才不听呢,偏偏抱着哥哥有力的臂膀:“看见没,这个是我的枕头,我的。不然你出去睡?”




男人一愣,眼神却很温柔。


半晌,他侧过来,郑重的,真挚的,坦然的。




酝酿好半天,开了口:




“谢谢你。”




吴世勋也不知道怎麽搞得,眼眶忽然一热。


但他没有哭,只是眼眶很热,他故作不开心,少年声腔嗔道,开玩笑:“你就知道该怎麽害我”




即使还没爱我。这也够了吧。




世勋眼睛闪闪发亮,像河底晶莹剔透的宝石,也是摔碎的月亮:“哥哥,你知道吗。我还生活在香港的时候”


他顿了一下,突然鼻子一酸:“从来没有吃过学校的饭。”


“我因为身份太特殊,所以有自己的小凳子、小椅子,甚至是吴家自聘的厨师做来给我,我不可以参加春游、运动会、课程竞赛。虽然跟大家生活在一起,却被一道隐形墙隔离着。”




“我还记得,有一年运动会,我又不被允许去,我求了我亲哥哥,很久很久,拉着他撒娇、撒泼,要他带我去。然后我去了,没有参加任何活动,坐在一堆士兵里面,看大家接力赛跑。”




他吸了吸鼻子,突然抱着朴灿烈的脖子:


“我那天一定要哥哥带我去吃学校的饭,他不准,只准我看,我哭了,说起来是不是很好笑?那天学校吃了什麽,别的我不记得了,我只记得,有猪肝豆芽汤。”


“我回去跟穆姨妈说了要喝,可是她也没煮过,放了酱油调色。我那天满心欢喜的等在餐桌前,等来的却不是学校一模一样的豆芽汤。”




吴世勋微微一笑:“我又哭了。”


“我小时候其实是很爱哭的。我从来不跟你说在吴家的事情,我知道,不可以说。”




他把额头埋在男人的肩颈:


“我知道,刚去美国的时候,你带我很不容易。所以我决定,我永远都不会说。”




他话完,却觉得脸上有一点点湿湿的。


他没哭,那哭了的,是谁呢。




-




 




无法爱上这麽好的人。


对我来说,是不是也是一种凌迟呢。




 




-






翌日。


世勋起得很晚,他做了一个美梦,舍不得醒过来。他梦见了,他的小时候。


身边已经没有人了,摸着被子,大概已经起了很久。




等世勋洗漱穿戴下楼,小姑娘已经在迎他,一张小脸温柔又通红,好像藏了什麽真挚的秘密,在和煦的日风下,遮也掩不住:“小吴少爷,早安。”




吴世勋觉得她可爱,抬了唇角,英气好看,抬手拂了把额发:早。


而他一迈进餐厅,就看到繁复营养的餐食最中央,放了一碗盛好的、热气腾腾的猪肝豆芽汤。


好像跟他小时候记忆里,是一模一样的。


撒了香葱,也没有惹人发笑的酱油。




他眉心一皱,眼眶又有一点点的,热度。


他偏头去看小姑娘,是躺在月亮下,爱意单纯也善良的年轻男孩。框着爱的样子。




小姑娘窜来他身后,也微笑:“三小少爷说要我转告你一句话。”


“?”


“他很爱你。”


小姑娘一脸狡黠:“三少爷说自己说不出口,我问他,他说当然是哥哥对弟弟的,他早上煮汤骂骂咧咧得,好在聪明,煮得很好。”




小姑娘眨眨眼睛,重复一遍:


“他很爱你。”




-




岁月有纸笺:




在许多年后,总会拥抱你。


我以前走得慢,也要等我啊,乖乖。




tbc






会感动吗 看到这一章


会喜欢吗


真是从今天凌晨四点写到下午两点


发了我快两个小时 我要砸电脑了




爷爷剪掉的花


哥哥煮的汤


代表两种想法呢 希望你们看了以后 真的喜欢



太太太萌了555

双目害虫:

靠!

朴实的幽默感,真的说得很好啊,就是洋溢着一种向上的状态,不是刻意的,却很容易就感染到人


双目害虫:

说真的,


exo的八个,


我个人都很欣赏。




他们在团队里,


不论唱歌还是舞蹈,


都发挥了自己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


综艺我也看了,


非常有趣味,


与其说综艺感,


不如说看他们的综艺,


总能看到一种很朴实的幽默感,


一种青春洋溢的愉悦心情。




站在台上,


可以通过自己的才能发光,


成为很耀眼的星。


退出舞台,


也能带人找到轻松舒适的娱乐体验。


这么一群对音乐做到出彩,


为人还谦逊的年轻人,


哪里不优秀呢。

双目害虫:

要是exo一直下去就好了,


真的很喜欢他们,


不说人,


就说音乐吧,


很棒。





可是SM确实,


哪怕曾经的天王级组合,


东方神起,


如今不也淡出视野了吗?


这似乎确实是组合,


不可改变的未来。




exo性质还是比较特殊的,


遭遇了多次人员退出,


让剩下的韩国队员,


形成了更为紧密的团队联系。


我有时候觉得,


这也许也是好事,


正因为竞争关系,


正因为粉丝的众多条件,


公司并没有满足,


所以它才没有成为,


被“包养”的组合。





明星被“包养”以后,


就会成为流量,


做什么都能赚钱,


你还会把一件事,


当做使命,


去努力学习,


去全力以赴吗?


太多明星被“包养”以后,


成为了流量,


然后再被淘汰掉,


其实这种市场是杀人的,


好似有才能的人没有自控能力,


也会逐渐变得平庸。





他们最珍贵的地方,


有一点可能就是,


一直以最努力的状态去创作,


用虚心而朴实的,


优秀的音乐作品说话,


这正是市场相对严苛的结果。


难以从他们身上看到油腻感,


和市侩气息,


这股被保留下来的少年心,


确实弥足珍贵,


并且吸引着人。

哭了,CS,官方自带话题

疯丫头:

我活了,我哭了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哥哥主动加话题,这不是恩爱夫夫吗,爱他就要秀出来,都分不清这是谁的INS了,他占了他一半的内容,语无伦次的我

老相册:

晨光中

1934年,比利时,Leonard Misonne摄